在她于2014年10月被错误逮捕的三年半后,在她2016年3月被解雇两年后,陈霞芬终于在MSPB(Merit Systems Protection Board,功绩制保护委员会)4月24日的裁决中获得了正义。这不仅仅是陈霞芬个人的胜利,也是在美华人社区共同努力赢得的一个胜仗。一路走来,无数艰辛,几多感慨,喜人收获。
 
陈霞芬。(照片来自陈霞芬法律诉讼基金网站。)  如果大家还记得,Sherry Chen ,陈霞芬女士,俄亥俄州的一位水文学家 (Hydrologist), 被美国政府商务部指控为中国政府窃取机密文件。后来此指控因证据不足,在开庭之前被政府主动撤回,陈女士被宣判清白无罪。   但商务部并没有纠正自己的错误,反而以陈霞芬违反了一些政府工作规则,用行政手段将其开除。政府本以为老老实实的华人会息事宁人,但陈霞芬却不愿重蹈李文和的覆辙。为了讨回自己彻底的清白,也为了改变诸多华裔美国科学家工程师常常蒙受歧视和偏见的现象,陈霞芬向 Merit Systems Protection Board (功绩制保护委员会,MSPB) 申诉,要求商务部承认错误,恢复她的名声和她所热爱的工作,并赔偿她经济上的损失。   2018年4月24日,也是2014年10月20日她被正式指控三年半多时间之后,陈霞芬终于看到了她司法抗争胜利的曙光。在这一天,MSPB 的主法官宣布判决,责令商务部恢复陈的工作,并补偿她的工资及福利。在判决书中,法官认为陈遭受了莫大的不公正( “Victim of gross injustice”),并谴责政府部门“一错再错” (“digging their heels”),只关心证明政府是对的而不关心是不是公正的( “more concerned about being right than doing the right thing”)。   陈霞芬的案件引起了广泛的社会关注。在中美商业竞争日益激烈的大环境之下,华裔美国人常常成为夹在中间的牺牲品。前不久,FBI Christopher Wray 在美国国会见证会上,骇人听闻的指控华人科学家以及学生都有可能是中国间谍(见链接🔗),中国似乎已经渗透到美国社会的每一个角落。虽然他没有直接指控华裔美国人,但他的言论潜台词却对所有华人科学家和工程师的职场生涯有深刻的负面影响。远到李文和,近到郗小星、陈霞芬,我们可以看出,在牵涉到华裔的案件上,政府在没有足够证据的情况下就急促下结论,不仅造成清白者被冤屈,更多的情况是小题大做,华裔学者或职员会因小的差错和不检点而受到过分的惩罚。   陈霞芬的案子还没有完全结束,政府会不会接受法官的判决,她的法律诉讼费用能不能得到补偿,三十天之后才能最后定下来。我们华人社区在陈霞芬事件上作出了许多的帮助和支持,许多华人社团四处奔波,为陈霞芬寻求各种资源上的帮助。   在这事件上,我们学到什么教训功课和经验了呢?我想从三点分析我的思考。  
1
不要自我歧视
  在帮助陈霞芬的这几年里,我们在华人社区中遇到过不少阻力。有的人说,她肯定是做错了什么,要不然政府怎么会起诉她?   我们华人的逻辑是,凡事要在自己身上找原因,无风不起浪,蚊子不叮无缝的蛋。对自己的同胞,我们似乎更苛刻,不会将“预设无罪”( “presumed innocence” )的正常待遇赐给自己的同胞。我们不否认,是有些华人为中国政府或商业机构窃取机密,但不能因为这些人就让所有的华人背黑锅。这就是所谓的 “racial profiling”(种族甄别,意即不同种族区别对待)。在别人 “racial profile” 我们华人之前,我们已经 “racial profile” 自己了。   2016年 UCA 的第一届大会上,陈霞芬、郗小星 参加座谈会。   去年百人会支持的一个关于经济间谍案件的调研发现,亚裔比其他族裔更容易被指控为经济间谍,定案后亚裔受到的惩罚也比其他族裔更严重。这些数据显示,社会存在对亚裔的隐型歧视 implicit bias。其实这种隐型的歧视比赤裸裸外在的歧视更有伤害性,它限制了我们族裔在职场上提升的机会。我们的后代就是在这种“竹天花板”的限制之下,而我们却常常怪她们不够优秀。华人的自我歧视可以休矣!  
2
不要轻信政府
  在中国的传统中,政府是为民做主的机构,当官的是人民的“父母官”。如果有什么冤屈,击鼓撞钟上访政府,这种思想是根深蒂固的文化。而在美国,你要为自己伸张正义,政府不会给你公正,法庭才可能给你公正。当政府侵犯了公民权利的时候,它不会自动认错并赔偿公民的损失,公民必须同政府在法庭上见,利用法律来赢得自己的权益。   在美国历史上有无数的政府利用其权力践踏公民权益的例子,从排华法案,日裔集中营,黑人人权,等等案例,没有一件案例是政府自愿认错改错,都是在公民不断的施压下,法律手段也好,选票手段也好,示威游行也好,苦苦抗争,政府才纠正错误。即使纠正现在的错误,它将来还回继续犯错。人民必须时刻警觉,监督政府。   在陈霞芬的案子中,我们可以看到政府的种种蛮横无理的作为。我们华人心中“政府是为民主持公道”的概念是源于中国儒家文化的思想,不适合美国现实。在美国,不要轻信政府,不要依赖政府自觉保护你的利益,而是要靠自己,靠法律。  
3
华人社区要互助
  各人自扫门前雪的心态要不得,是宗族社会的遗留物。在现代社会中,如果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等事关己的时候就没有人替你说话了。大家可能都听到过下面一段话:   First they came for the Social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Social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Trade Unionist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Trade Unionist. Then they came for the Jews, and I did not speak out— Because I was not a Jew. Then they came for me—and there was no one left to speak for me.   (首先他们是来抓社会主义者,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社会主义者。 然后他们来抓工会工作人员,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工会会员。 接下来他们来抓犹太人,我没有说话 –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然后他们来抓我 – 而那时已经没有人可以为我说话了。)   这次华人社区在帮助陈霞芬郗小星等案件上,显然比当初李文和案件有长足的进步。但是我们做的还不够。   在陈霞芬案件上,陈是完全清白无辜的。但设想如果她确实犯了错误,不是完全无罪,我们社区有没有这个勇气去为她争取公正的裁决呢?你不要以为公正的裁决结果是必然的。在美国,人民必须极力为自己辩护,才有可能得到公正适当的裁决结果。黑人犯罪常会比白人犯罪得到更重的判罚,你不要以为我们亚裔犯罪就能得到公正的处理。   作为一个比黑人更少数的族裔,我们社区如果不能像黑人那样组织起来保护自己族裔的利益,我们就不可能真正的得到社会的公正和法律的公正。我们当然希望这个社会是一个不以肤色判断人的理想社会,但现实不是这样。我们不应该去争取或要求什么特权,但我们必须去争取公正对待。因为如果我们不去争取,公正不会施舍给我们。